Zigoo

虽死犹生。

Insaciable

*等粮期间复健割腿,很无聊,看看就好,也不一定有下文。anyway!热爱奇异玫瑰!

*标题是西班牙语,不知餍足。


1

在Stephen Strange意识到自己做什么之前,他的喉咙就发出那种声音了。

那通常是美术爱好者去到罗浮宫见到梦寐以求的展品时发出的响声,它听上去如此的感叹的、充满惊奇、并且带着某种意味上的如梦初醒——这很不合时宜,他得说。尤其是现在,正开着某种通俗来说类似于超能力联合国大会的情况下,它甚至引得身旁的Tony Stark都皱了皱眉。

这很正常。而那一脸疑惑的望向自己的眼神也很正常,Stephen Strange心想。

他应该有所收敛的,这不得体——但某种至尊法师也无法解释的力量牵引着,这使Stephen Strange只能保持着原来的坐姿,直直的望向走廊那端——

那个小个子,那个穿着笔挺灰色西装的小个子,他眼底闪烁着光,像电光火石之间擦响了他心中的那块儿打火石——即使那个小个子并不是望向自己的,而那神情之间也并未散发出任何暧昧或者调情的信息,只是礼节性的、微笑的,但!Stephen Strange感觉他是认识他的!

这很奇妙,阳光下的他看起来惊人的好,即便是戴了那样一张拘谨得体的面具,依然无比的可爱,一种与超级英雄不同的、近乎于平凡的可爱(当然他的本能告诉他,出现在这里的人不可能平凡)。他在与黑寡妇握手,每个动作间都恣意的展现出英国绅士的温柔和拘谨(而他是美国人,Stephen Strange一边近乎着迷的看着,一边在心里大声的反驳自己。但那无所谓,他看他嘴角轻轻向上勾起,还有他挺翘可爱的鼻子——

God!如此熟悉!

他们一定见过!但……是在哪儿呢?

他想自己一定是充分的表现出了吃惊了,因为Tony Stark望向自己的眼神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很明显笑了,“看在上帝的份上,Strange?”,Strange听到了他的声音,可是没去回头,也没这个必要,因为小个子在走动了,他时而握起又松开的手,那么小,他几乎能想象到自己握住他时保全包住的感觉了——而那铁人笑的越发明显了,“你居然看上了Everret·嘿我不在乎感情让我们来聊聊今天的工作·Ross?瓦坎达的摄政王?”

而Stephen Strange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哦Everret Ross是吗这名字都很可爱玫瑰一样我的玫瑰——紧接着,才是脑内急刹车一样,“但……等等?摄政王?你认真的?”

这次,Stephen Strange终于看向他了,脖子是生生扭回来的,力道大的那简直都有点疼了,他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好笑,因为铁罐明显别的很厉害,努力装作无所谓的表情,与此同时实实在在的冲他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哦。瓦坎达摄政王本人。黑豹的男友。他麻木的想。

再看向小个子,他向这儿走近了,Stephen Strange简直难以收起自己沮丧的表情,因为伟大的至尊法师,了不起的扭转时光者,一秒以内,就体味到了。传说中的。失恋。

这可真是太了不起了。

他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2

他可能真的是太失落了。

一散会,Stephen Strange就凭空画了个任意门飞也似的逃回到自己的床上,然后在反应过来之前打开了镜像世界,展开了回忆似的冥想。

绿色的魔法咒语萦绕着整个画面,在意识到自己已经重复播放了三次有关Everret Ross的片段之后,Stephen Strange终于意识到了,如果不搞清楚这个小个子到底是谁自己完全是睡不着的。而这不完全是因为他可爱的外形,他百分之百的确信,自己一定是认识他的,而这种认识超脱于“一面之缘”,不然他不会在第一次见到他就产生那种强烈的熟悉感,那让他胸口一窒,喉头仿佛有热流涌动,这证明着——

噢。

他启用了回忆过往片段的魔法阵,翻的太往前了,这下他看到了,在一张陌生的king size的床上,自己正深深地埋入那个小个子当中。


噢。

Stephen Strange睁开了眼睛。

这是今天第二次、因为那个小个子、他感受到这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你这个样子,可真是迷人。”他听见画面中的自己笑着,声音低沉的一口咬在小个子男人的左肩。身下泪眼朦胧的人嘴里喊着呻吟的颤抖了一下,接着红起了形状可爱的耳尖,他嘴硬道,“可别说这些无聊的,能干干,不能干滚。”

他没有反驳,也没有因为小个子的顶撞而感到被冒犯,只是笑了笑,然后缓慢的低下头,色情意味浓重的一点点吻上男人的肩。

他对那里有种莫名的迷恋,也许是因为它的过于柔软。然后是脖颈、锁骨、胸口和腰间。他的胡渣细细碎碎的擦过这个办公室职员与一般男子相比过于白皙的皮肤,与此同时,缓慢挺动着下身。

小个子男人的身体一点点的发热,表情显示他已经沉沦,但他又是如此的矛盾——一边乐在其中,配合的把腿缠上他的腰间,却一边始终克制的咬住下唇,忍住那些享受和愉悦的呜咽,甚至故意躲开他试图落到启开他唇畔的嘴唇,于是他只能亲吻他的锁骨了。作为报复,他用力地留下一个艳丽的红痕,换来小个子疼痛的昂起身、将痛呼咬碎在嘴唇——

原来他们有过那样亲密的瞬间。

Stephen Strange看着回忆中的他们,感到了一丝窘困。毕竟。和工作伙伴419是一件会令大多数人有些尴尬的事情,而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至尊法师仍然属于那“大部分人”。

但重点是——如果Everret Ross的确如传闻所言,是黑豹的男友,他为什么会选择和陌生人发生关系呢?Stephen Strange看得出那个小个子。典型的英国绅士。他不属于会放纵自己欲望的那款。事实上,他拘谨,甚至按Stephen的标准而言,规程到有些无趣。在整个享受的过程,Everret Ross都不曾放松自己紧皱着的眉,一直克制的咬着嘴唇,紧搂住他的后背或床单,似乎窘迫于享受别人带给自己的快感。或者,要他说,他感觉到他的孤单,是在最后的时刻,他忍不住呻吟去寻他的嘴唇,以及那些仰起头呢喃又脆弱的呼唤。他的眼底空旷,一无所有,丝毫没有白天工作状态下仿佛闪着的光,Stephen心想。

但这一切都是次要了,因为不管是小个子眼中一闪而过的脆弱,还是那种一切都仅是烟花过眼的孤独,亦或是他过于白皙和柔软的皮肤,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让他被突如其来的欲望所激醒。偌大的大房子,漆黑的夜晚,他孤家寡人,硬的不合时宜,并且硬的很有些艰难。


这实在是非常,非常的不得体了。

低头看向自己双腿间,博士这样无奈的想着。

评论(13)

热度(109)

© Zigoo | Powered by LOFTER